春运火车票应该涨价吗?

春运很难,它有着如此典型的排队现象与黄牛党现象,以至于经济学家们非常热衷于谈论这个话题,拿它来做典型例子,来阐述价格管制的坏处。

提倡火车票涨价的经济学家对春运问题的一般论述如下,我试着转述一下:

  1. 火车票价格管制导致了需求的膨胀,并导致了排队现象;
  2. 火车票价过低,引来了黄牛党来赚取它与真实价格之间的中间差价;
  3. 火车票价过低,阻碍了价格信号的传递,本来不便宜的东西,人们却认为它很便宜;
  4. 假如火车票真的涨价了,涨到黄牛挣不到钱了,火车票的成本是票价这个「货币成本」;
  5. 火车票价格管制的时候:

    • 如果你接受黄牛,火车票的成本是黄牛党给出的票价这个「货币成本」;
    • 如果你拒绝黄牛,硬要自己排队买,那火车票的成本是,受管制价格的低价「货币成本」,以及排队的精力成本、时间成本、这段时间本来可以拿去劳动的损失、可能根本买不到火车票的风险,这些成本加起来的「非货币成本」。
  6. 4 与 5 给出三种计算方法,算出的成本不变,只是「成本的组合」变了;

  7. 即使如此,管理黄牛的人力物力,相关的寻租空间所带来的腐败,以及排队损失的时间本来可以创造的财富,造成了举国浪费;

  8. 穷人并不是身体素质更强(适合排队)的人,也不是更有手段的人,价格管制并不能真正地帮到穷人。若要帮助穷人,可以给穷人发放货币补贴(慈善救助行为),而不是进行价格管制。我们有许多价格管制的闹剧例子;

  9. 假若真给穷人发放了货币补贴,穷人却可能把用这笔钱用到其他地方:他可能用这笔钱买高价的火车票回家,也可能购买春运提前一段时间的低价火车票,然后用省下来的钱买点其他东西回老家。毕竟,你无法精确知晓每个人的需求,然后给他刚好够买火车票的钱,这也是为什么计划经济行不通;

  10. 提高火车票价,会把本来膨胀的需求扼杀到不会让火车票「短缺」的程度。该提前的提前,该延后的延后,该坐飞机的坐飞机,该坐汽车的坐汽车,人们根据每个人自己的需求,掏出钞票来给各种出行方案投票。实在没钱买票,又想在特定的时间回家,根据 8、9 我们可以给穷人货币补贴。

我认为以上观点以及论述,全部正确。我甚至在公司的每周内部分享会上给同事介绍过相关观点。然而,学者的常见缺陷,就是只对自己所在的领域精通,对其他的领域不够重视,缺乏了解。

我国铁路运输,均为国家出资,投入数以千亿计,回本遥遥无期,挣的钱甚至连利率都赶不上。价格管制不止折腾老百姓,也折腾铁道部的财政。但是如果我们取消价格管制,让火车票回到正常的价格,临近春运,火车票价一天比一天贵,如此一来会发生什么呢?

长远来看,火车票必然涨价,短期来看,在大家的收入没有显著增长的情况下,突然提高火车票的价格,将引起广泛人群的强烈不满。社会动荡,不同群体之间的冲突,必然带来维稳的成本。那么问题来了,维稳的成本,和 7 所述的成本,谁更大?

任何一个决策,必有利弊。经济与政治,常常是冲突的,因为它们的出发点不一样(你懂得。。。),即使经济学家们研究的是现实问题,却常常给出基于经济学理论的「理想」方案,这样的方案有些脱离现实。不是不对,不是不好,只是春运火车票实施涨价,实在有些阻力,有些困难,有些代价。

打个比方,中学物理有一个神一样的存在,它无所不能——小滑块。许多物理问题的讨论,常常会给出一个假设,那就是「光滑的平面」,意思就是不考虑摩擦力。但是在真实世界中,完全没有摩擦力的平面是不存在的,甚至有的时候摩擦力还会很重要,以至于把摩擦力考虑进去,会得到与不考虑摩擦力时完全相反的结论。但这并不说明这些理想条件下的讨论是没有意义的,更不能说物理定律是笑话,物理学家都在扯淡。

那么春运的难题岂不是无解了?并不是。

我姑且先给我自己贴一个「创业者」的标签。在我眼里,春运难的本质是,由于文化传统,人们对于公共交通的需求集中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释放。类似的例子是「双十一」,电商们把十月十一月十二月三个月的购物需求,集中在一天释放。你在双十一不用排队上淘宝网的原因是,计算能力是一个比特世界的抽象概念,通过云计算,我们已经可以低成本的实现弹性计算,基础设施完成搭建后,计算能力调度起来可以说毫无压力。而铁路与火车,则完全是原子世界的物体,要在短期内大量提高运输能力,实现「弹性运力」,实属不易。如果修得太多,平时就要荒废,维护起来也不便宜,如果不多修点,春运时运力不够,供给不足。

但难题的症结就在这里,我们如果能够解决这个问题,即实现「弹性运力」,就从根本上解决了春运的难题。而提倡车票涨价的经济学家提出涨价方案的前提,就是默认运力不变——他们默认的设定就是我们无法解决「弹性运力」!

事实上,虽然春运依然如此之难,但却逐年好转,就是因为铁道部在「弹性运力」上所做的努力:跨越式修建四纵四横的高铁客运专线,实现货客分离,极大地提升了运客速度与运送能力。在春运时,高铁与普运一齐开动。高铁比普运贵,商务座比一等座贵,一等座比二等座贵,向「理想」的市场经济方案逐渐靠拢。

社会的进步,产业的发展会带来门槛的降低和成本的降低。一个问题,我们有多种解决办法。

辞马迎猴的春节,你遇见的黄牛多吗?你排的队多吗?你认为春运火车票应该涨价吗?

@2016-02-14 18:25